诚信利剑守护借贷平安 警方以雷霆手段摧毁信用卡反催收“保护伞”

2020年对金融公司而言,就一个字:“难”,不仅要积极应对全力打好疫情防控攻坚战,另一方面还要与恶意逃废债、反催收联盟博弈,“战火”难停。今年以来,部分失信人心存侥幸,企图借疫情之机妄图以非法手段达到躲避债务的目的;而反催收联盟也趁机兴风作浪,提供相关“中介”服务,助长了金融界逃废债行为的嚣张气焰。目前,日益猖獗的反催收联盟已引起了警方与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,警方也随即以雷霆之势展开了一系列的围剿行动,对逃废债、反催收行为予以严厉打击。

媒体曾曝光多起“暴力催收”案件,实际上,大部分老赖并非楚楚可怜的“受害者”。“在这些高段位老赖面前,催收员完全变成”。某催收公司CEO表示,尽管行业中确实存有暴力催收的现象,但大部分催收公司都是正规合法运营。

建立多个“反催收”群的陈武(化名),就是老赖群体领袖级别的人物。他坦言:信用卡逾期第一天开始,战争就开始打响。

在前三个月,大部分金融机构会自己进行电催,陈武的应对策略是“哭穷”,“疫情下,断了收入”、“不幸感染新冠肺炎”……套路层出不穷,但万变不离其宗,就是向对方证明自己“毫无还款能力”;三个月后,金融机构开始委托第三方催收公司,而面对素质良莠不齐的第三方公司,战争再度升级。

“不管是电催还是上门催收,一定要录音,通过无下限激怒他们,逼他们说脏话、让他们说狠话威胁我们,如果能上来打,那就更好。”为此,陈武还在家门口安装了摄像头。因为对陈武来说,这些录音、视频都是他“指控”、“投诉”催收公司、金融公司“暴力催收”的利器,基本百发百中。

到这一阶段,大部分金融公司都会选择放弃催款,毕竟若因此背负上“暴力催收”的骂名,对品牌是一个极大的损伤。至此,也就代表“老赖”陈武打赢了这场逃废债、反催收之战。

日益猖獗的反催收联盟,是否已触犯法律构成犯罪?4月22日,《法制日报》刊登了一位法官的文章《反催收套路违法不可信,拖欠款侥幸心理不能存》,直言反催收联盟团伙的行为可能构成《刑法》中规定的妨害公文、证件、印章的犯罪,以及诈骗罪、敲诈勒索罪。反催收联盟“需要承担法律责任”。

今年“打击恶意逃废债”也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直指要加强监管,防止资金“空转”套利,打击恶意逃废债。目前,监管也已将反催收列入了恶意逃废债的范畴,多地警方已展开行动,将反催收联盟带走调查,其中,上海打掉一家“退款工作室”,抓获了12位犯罪嫌疑人;河北抓捕一家号称律师组成的“债务调节中心”,涉及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。不论公安还是金融监管,都将全面打击反催收联盟。

与此同时,金融机构也开始合力反击,对逃废债、反催收行为也形成了“围堵”之势。目前以平安信用卡为首的多家银行已联合出台打击反催收黑产方案,这些方案中包含坚决不协商的“诉即诉”机制,即一旦接到疑似信用卡反催收联盟投诉的案件,银行坚决不协商,直接采取司法诉讼手段,依法追究反催收、逃废债失信人的法律责任。

恶意逃废债、反催收联盟的存在,破坏了金融平安秩序,影响了金融体系的正常运转,对构建诚信社会形成了致命的伤害,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无疑都在挑战法律的底线。我们坚信,在监管机构、行业企业、警方公安的雷霆联合行动下,失信人和反催收联盟终将自食其果,无路可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