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弗雷泽三次大战

尽管三场比赛的最终结果是弗雷泽成为阿里的陪衬,但作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早期重量级的英雄,弗雷泽交锋并击败了当时的顶尖高手,打破了阿里是不可战胜的神话,成为阿里职业生涯里第一位打败他的拳手。当时能够战胜弗雷泽的对手也仅仅有阿里和乔治·福尔曼这两位历史性传奇英雄,虽败犹荣,可圈可点,尤其在第一场比赛里击败阿里,第三场比赛中与阿里拼得你死我活的英雄气概,让弗雷泽的光辉形象时时浮现在广大拳迷朋友的脑海中。弗雷泽以三十二胜四负一平,二十七场比赛击倒取胜的绝佳的职业战绩光荣退役,1980年,当之无愧地荣列在拳击名人堂。

1944年1月12日,弗雷泽出生于美国南部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,是家里排行第十一的孩子。1959年,弗雷泽投靠住在纽约的哥哥托米,但他在那里找不到工作,为了摆脱依靠哥哥生活的羞耻感,他开始偷窃小汽车,再以每辆五十美元的低价卖给破旧汽车堆积场来获利。

后来,弗雷泽又去了费城,从事屠夫工作。1961年,弗雷泽进入费城的一家体育馆开始了拳击生涯。几个月以后,弗雷泽认识了一位叫做扬克·德拉姆的神奇教练,德拉姆针对性地训练弗雷泽,缩短他的出拳距离,提高发力扭转力矩,加快进攻速度,增强出拳威力,终于为弗雷泽锻造出标志性的拳击武器——闻名天下的左勾拳,穷苦的弗雷泽凭借出众的拳击才能变成了世界拳王。

1964年,弗雷泽以点数取胜的方式战胜德国选手汉斯·休伯,获得东京奥运会的拳击金牌。

1965年8月16日,弗雷泽首次亮相职业拳坛,在十二个月中他的职业战绩是十一场全部以击倒获胜。

1968年,弗雷泽在第十一回合里击倒伯斯特·麦西兹,成为纽约州冠军,1969年,在第八回合里击倒夸里,又于1970年2月16日终结WBA拳王埃利斯,成为了无争议的世界重量级拳王。

1971年3月8日,阿里挑战弗雷泽世界拳王地位,决战麦迪逊广场花园,其产生的深远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单纯拳击比赛的范围,被人们称为“世纪之战”。

当时的美国刚刚走出六十年代骚乱的政治阴影。1967年,前拳王阿里由于拒绝服兵役,被取消了世界拳王的称号,并吊销了拳击执照。那时侯,美国有许多人仍然看不起阿里,认为他性格暴躁,逃避法定服兵役的公民义务,公然挑衅政府权威,是位体现反战运动和民族激进派精神的穆斯林。与之相反,弗雷泽是虔诚的基督徒,每日诵读《圣经》,并且喜爱唱歌,为人谨慎,是一个从底层靠实力打拼成功的“蓝领”世界拳王。两个截然不同人物的交锋在某种意义上讲,代表着拳坛上的政治具体化。另外,这场比赛还有一个独特之处,一场全胜的前拳王和全无败绩的现任拳王一起登场的强力对拼,在拳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发生。而且,从拳击技术层面上看,两人技术风格迥异,这将是一场难得的“风格决定比赛”的绝佳组合,所以,这场比赛被大众予以了前所未有的期盼和关注。

正值全盛期的弗雷泽二十七岁,职业战绩为二十六场比赛全胜,二十三场击倒取胜,前来挑战的前拳王阿里时年二十九岁,职业战绩是三十一场比赛全胜,二十五场击倒取胜,在停赛三年以后打过两次“热身赛”: 1970年10月26日在第三回合KTO了杰里·夸里,又在1970年12月7日第十五回合终结了奥斯卡·博纳维纳。阿里打败了这两位难以对付的凶悍强敌后,挑战当时的拳王弗雷泽。

这场“世纪之战”备受关注,有七百多家新闻媒体想参与报道本次赛事,经过层层筛选,最后只有两百多家媒体获得了相关的资格。而阿里和弗雷泽的比赛出场费每人二百五十万美元,在当时创下了历史记录。麦迪逊广场花园比赛场的门票早在赛前的一个月就销售一空,拳台边的甲级票售价也创下了每张一百五十美元的历史记录。

当时,阿里斥责弗雷泽是“汤姆大叔”(小说里甘心屈从白人奴役的黑人主人公),对弗雷泽进行人身攻击,使该场比赛的推广开始了很难堪的转向。阿里说绝大多数白人会支持弗雷泽,借此大肆渲染比赛的气氛。弗雷泽在赛前受到了死亡威胁,为此持续受到了警察的保护。

比赛当晚,前排观众有众多的好莱坞明星和美国的政治家,还包括前著名拳王吉恩·藤尼和杰克·邓普西,比赛气氛在开赛前已然空前高涨。弗雷泽的教练埃迪·富彻回忆说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盛大的拳击场面。

阿里的取胜法宝是速度,他闪电般的出拳,擅长的左刺拳,加上敏捷的“蝴蝶步”,成为了技术性打法的典范。弗雷泽的致命武器是无坚不摧的左勾拳,而最为可怕的是,他具有钢铁般的意志品质,他们的比赛绝对是一场消耗战。

比赛一开始,阿里一改往日的打法,不再主动攻击,减缓了昔日拳脚的速度,移动缓慢处于守势,采取消耗对方体力的比赛策略,尽管阿里这样做不算是最好的比赛策略,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比赛效果。在全场的十五回合里,弗雷泽大步跟进,挥舞着横扫一切的左勾拳不停攻击,阿里用他的闪电雷鸣般的刺拳和左右组合拳积极反击,比赛的节奏更像是轻量级的比赛,所以,通场比赛令人炫目,精彩不断。

赛前,阿里曾预测在第六回合击倒弗雷泽,但事与愿违,恰是在第六回合里,弗雷泽找到了契机,将阿里逼到拳台围绳上,不断地痛击阿里的头部和身体,阿里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唯有默默地接受惩罚,偶尔还以象征性的反击。后来,当时的场上裁判阿瑟·莫坎特说,阿里在第六回合就露出了技术上的缺陷。

比赛进行到第九回合,阿里占了上风,用左右组合拳向弗雷泽发出猛烈攻击,他们互不相让,在回合铃声响起前,都在不停地出拳。阿里从第九回合到第十一回合的大部分时段里,一直处于领先地位。

在第十一回合比赛到四十九秒时,弗雷泽将阿里逼退到拳台角落里,用左勾拳狠揍阿里,一记勾拳又差点把阿里打得膝盖弯曲,从围绳间甩出拳台。但阿里居然抵住了这个回合,还一边打斗一边奚落弗雷泽。

第十五回合两分三十四秒时,比赛到了最精彩的时刻。阿里准备打出一记右手勾拳时,弗雷泽迅猛地击出一记左勾拳将阿里击倒在地。阿里还想生还,但这次却没有那样的机会了,最终输掉了比赛。

拳手们永远会比赛下去,但很少人能够像阿里和弗雷泽那样,在本次比赛中表现出少有的技术,优雅,勇气和决心来,他们互相用实力让对方作出最好的表现,也使拳击运动有了最好的历史记忆。

比赛后不久,弗雷泽遇到了健康困扰,于3月16日住院治疗高血压和肾病。当时的媒体猜测弗雷泽已经死亡,这种谣言很快传遍了全美国。一周后弗雷泽出院,才使沸沸扬扬的传闻得以澄清。

1974年1月28日,阿里和弗雷泽的第二场比赛在纽约州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。

在重赛前夕,阿里和弗雷泽在纽约美国广播公司演播室接受采访,记者问他俩上次比赛第十回合的情况时,阿里又开始喋喋不休,说弗雷泽称他赢得第一场比赛是多么的“无知”,这回又一次激怒了弗雷泽,气得弗雷泽站起来和坐着的阿里争吵,反复强调:“为什么你说我无知,……,我怎么就无知了呢?”弗雷泽的随从和演播室的工作人员试图让弗雷泽安静下来,阿里不甘示弱,揪住弗雷泽的脖子硬将他往凳子上拽,由此引发了冲突,两人在演播室打成一团。事后,两人均应此事受到了罚款。

很多专家和拳迷都认为在阿里和弗雷泽三部曲中,这场比赛的表现最索然无味,也没什么意义可言。但是,此次比赛的实际意义却截然相反,对于阿里而,这场比赛意味深远,他太急于报仇了,并且,阿里也想借此战扬名,然后和击败弗雷泽的现任世界重量级拳王乔治·福尔曼一决雌雄。许多体育评论员认为,他们的第二场比赛也很有观赏性。

比赛进行到第二回合,阿里用一记极具杀伤力的右手直拳将弗雷泽打伤,在后来的回合里,阿里以刺拳以攻为守,和弗雷泽保持距离,而弗雷泽则以许多有威力的重拳紧逼阿里,比赛不乏精彩之处。

最终,打了十二回合,阿里以116-113, 116-112 和 115-114的比分,战胜了弗雷泽,赢得了比赛。.

1975年10月1日,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附近的奎松城,阿里和弗雷泽进行了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精彩的一场拳击对决,拳击历史称他们之间的这场第三次比赛为“马尼拉残酷决斗”。

这场比赛由前菲律宾总统马克斯下令积极发起促成的,为的是将公众的注意力从当时菲律宾国内的动荡时局转移开来。赛事的具体事宜由美国拳击巨擘唐·金推广组织安排,并由HBO向世界许多国家同步进行现场电视直播和同步广播。

早晨10:45比赛正式开始,阿里事先向教练承诺要大胜弗雷泽,求胜心切,开场铃声一落,就扑向弗雷泽,发出霹雳雷鸣般的攻击。阿里深知弗雷泽比赛预热时间长,进入状态缓慢的特点,想利用这点转化成他获得成功的有利因素。所以,这回阿里一改以前用蝴蝶步伐和速度同弗雷泽保持比赛距离的做法,站在拳台中央,不停地打出连贯的组合拳,让弗雷泽受到了重创。阿里迅猛的攻势使弗雷泽一度不得不向后撤退,以保持体力并予以有效的保护。但是,坚强的弗雷泽马上转入高度的比赛状态,勇敢地冒着阿里如雨点般的铁拳,强力贴近阿里,并给予有力的还击,逼迫阿里只得减缓火力。弗雷泽的拼命三郎的打法,让意欲速战速决的阿里大感意外,也让观众大跌眼镜。

第四回合,阿里由于发力过猛开始感到有些疲倦,弗雷泽加强了防守,并瞅住对手的破绽,用他那标志性的勾拳向阿里的身体和头部喷出了复仇的火焰。

第六回合,弗雷泽采取了主动,返回来不停地痛击阿里,似乎把握了本回合的场上控制权。

第七回合一开始,阿里在弗雷泽的耳边嘀咕:“乔,他们告诉我你武功丧失,要洗手不干了。”弗雷泽咆哮地回应:“他们撒谎。”中间的几个回合里,弗雷泽都占上风,阿里间或用仓促的快手拳和急躁的回手拳来应付弗雷泽的进攻,甚至故伎重演,想用一年前凭靠沿着围绳转圈以守为攻,从而伺机打败了福尔曼的的战略,来拖延时间,缓减压力,等待战机,但所有这些在弗雷泽残酷的攻击和炸弹般的威力下都无济于事。

第十一回合,弗雷泽开始放慢了进攻的态势,而阿里渐渐地恢复了体力,掌握了主动权。阿里发挥速度优势,以系列的快速组合拳打中弗雷泽,在该回合将要结束时,阿里狠狠地重拳击中弗雷泽的脸部,将眼部打得肿起,并裂有一处轻微的伤口。

第十二回合里,阿里继续处于优势地位,加快进攻步伐,利用弗雷泽左眼受伤无法看到阿里右手拳的劣势,不断地打出一记记右手拳,全部命中了弗雷泽。

进入第十三回合大约一分钟左右,阿里突然发动一组合拳向弗雷泽攻击,把受伤的弗雷泽的护齿套打得飞入了观众席里。在剩下的两分钟里,阿里毫不留情地紧追弗雷泽。期间,没有带护齿套的弗雷泽不能还击时,阿里就向弗雷泽发出沉重的连环组合拳,一旦弗雷泽发拳,阿里开始用右手拳专打弗雷泽的“软肋”,左眼无法看到对方攻击,使弗雷泽受到更多的打击。在本回合结束时,弗雷泽的嘴巴受伤严重,鲜血直流。

弗雷泽的教练埃迪·富彻看到情况危急,想立刻结束比赛,但弗雷泽断然拒绝了教练的要求,请求再给他一个回合比赛的机会。

第十四回合里,弗雷泽在走进拳台时几乎完全丧失了视力。后来人们才知道,当时的弗雷泽左眼原来就患有白内障的眼疾,比赛中受到打击后几乎不能视物,同时,弗雷泽的右眼被阿里打得肿胀几乎睁不开眼。在这种相当于瞎子的状况下,弗雷泽仍然有效地在十四回合里继续顽强地拼斗,但确实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,成了强弩之末。阿里尽管也是伤痕累累,气喘吁吁,但还能够给予弗雷泽凶悍的打击,在回合结束前,弗雷泽被打得东倒西歪,差点被阿里击倒在地。

鉴于弗雷泽的实际情况,教练埃迪·富彻决定中止比赛,以免弗雷泽在第十五回合中惨遭类似或更惨烈的命运。弗雷泽强烈反对,提出抗议:“我要他的命!”同时不断要求富彻改变主意。富彻只是简单地回应:“一切都结束了,没有人会忘记你在今天里的英勇表现。”然后向场上裁判示意结束比赛。

但是,与此同时,阿里在自己的角落里也在请求他的教练安格鲁·邓迪结束比赛,请求他摘掉他的拳击手套。邓迪断然拒绝了阿里的请求。尽管阿里说他将拒绝进入第十五回合,由于弗雷泽的率先提出中止比赛,场上裁判宣布阿里以技术击倒(TKO)方式战胜了弗雷泽,赢得了本场比赛。不一会儿,阿里因为极度疲劳而晕倒在拳台上。

后来,阿里坦然承认,这是一场已经接近死亡边缘的比赛,是他职业生涯中绝无仅有的经历。阿里补充说:“我要告诉整个世界,弗雷泽为我展现了他最好的才能和品质,他是个真汉子,愿上帝保佑他,他是历史上仅次于我的最好的拳击手。”

阿里和弗雷泽的三场比赛已然成为历史,回顾他们的惊心动魄的场面,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他们在谱写拳击历史时,给我们呈现出的意志,勇气和永不服输的拳击精神。类似这样的退役重量级拳王对拼的火爆场面,现在似乎难以多见了,缺乏精彩的重量级拳坛,使拳迷朋友们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。我们多么期盼现今的重量级拳王们重现昔日拳王的风采,不断为拳击历史增添新的篇章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